海豚旅游
分享到

阿万仓的来客

发布时间:2014-05-29 11:13:11文章出自:作者:偏偏,独自莫凭栏
标签:甘南,甘肃阿万仓,九华山,喇嘛,放生
朋友,如果你哪一天去甘南旅游,到了阿万仓,你会碰见这样的一群人:他们比我们有信仰;他们相信因果报应,相信转世轮回;他们终生遵循戒律,滴酒不沾;他们只能吃一点牛羊肉,不吃鱼不吃禽类,最爱吃甜食;他们不能结婚,永远不会有自己的孩子,而他们又是那样地喜欢孩子;他们的目光睿智坚定,心地象孩子一样纯净;他们同样热爱生活……

遥远的阿万仓草原,位于甘肃省南部的玛曲县南部黄河的臂弯里。草原距离玛曲县城50公里,黄河自西向东从青海久治进 入玛曲木西合,因水泻不畅而形成很多汊河和沼泽, 使这片广袤的草原水草丰茂,牛羊肥壮。这是一片由于边远而消息闭塞的美丽草原,2005年的夏季,几个合肥的旅行者到甘南旅游,无意中来到了阿万仓,他们被那里的景色所折服,也与当地的喇嘛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2006年的1月某一天,两个阿万仓的来客来到了合肥,而我要讲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一、  雪夜里的红袈裟

人的一生,会遇见很多的恰好,比如说,那一天,我恰好放假了;还恰好上了我很少上的QQ;并恰好在好友名单中看见唯一在线的一个叫莫莫的网友;还恰好那天我有兴致想和他聊两句;而且恰好他告诉我,他第二天要去九华山,陪两个来自甘肃的喇嘛;并邀请我和他一起去,最后的恰好就是:我心里咯噔一下就答应了。

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倒是非常想先说说莫莫。莫莫的网名叫“独自莫凭栏”,是我喜欢上的一个网站的摄影版块的版主,由于太喜欢他的摄影作品,我也爱屋及乌地对他心仪已久,所以他也是我为数不多的有过一面之交的网友之一。我俩虽然在网络上一直惺惺相惜,但是很少很少聊天,那天故事的开始是他突然传给我一张照片,照片上两个喇嘛在我们公园里的儿童乐园区坐翘翘板,开心得象个孩子。所以说莫莫这个家伙还是非常了解我的,他知道怎样不用废什么话,就能立刻说服我。

夜,风雪之后的九华之夜,寒冷刺骨。

满眼的雪色在夜色中闪着幽蓝的光,两抹夜色掩饰不住的猩红在雪地里显得格外扎眼。我的眼前就是这两个传说中的喇嘛了,一个帅气逼人,一个憨厚得象块石头,共同之处就是两位都高大威猛,看上去孔武有力。

路灯的灯光照耀着九华街冰雪的路面,泛着更加冰冷的光芒。街头已经空无一人,只有我们四个身影被路灯拖得忽长忽短,帅喇嘛旦增师傅脚蹬美国CAT牌高帮战地靴,卡吃卡吃的声音显得格外肃杀。这个旦增师傅,在甘肃省藏语系佛学院学习过佛教经典。在学校里受到了系统的高等教育,汉语,藏语还有英语,都说得很流利。现在在玛曲县外香寺,负责管理金刚宝座——大概就是方丈那一级别。也许是见多识广的缘故,他的随身装备都非常新潮。且不说高帮的CAT鞋让我羡慕得红了眼,就连包里的瑞士军刀,带手写板的彩屏手机,MP3,佳能掌宝,都是那么与众不同。

虽然是师兄,但尕日旦师傅的装备则简朴很多。他头戴一个冒牌的耐克毛线帽,脚上是一双浅帮的皮鞋,背包已经很破旧。尕日旦师傅在离旦增的寺庙50公里外的一个小寺庙里修行,平时只管理一些开车和记帐的工作,职务最多也就是办公室主任吧。他的学问,都是凭着一股对信仰的完全的虔诚而积累下来的,据说他常常闭关几十天研究经文。这次,是他第一次出远门,他一生中最远,也就走到过兰州。本来就憨憨的属于话很少的那类,加上他还不大会说汉语,他只会几个字几个字的汉语往外蹦。

他们,来自遥远的甘肃藏区草原,分属不同的教派:旦增是黄教弟子,尕日旦是红教弟子,这红黄二教,一个是藏教最古老的教派,一个是最有势力的教派。如此强强联手,千里迢迢赶到冰雪九华,那么,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呢?答案只有一个:

放生!!!   



  • 0
ahtv.cn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电子邮箱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

皖ICP备11010175号-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204051 新闻备案号:皖网宣备070010号

Copyright © 2017 安徽网络广播电视台

网警110报警服务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 暴恐音视频举报专区 互联网信息举报电话 纪检监督电话

皖公网安备 340100020000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