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在非洲,中国志愿者“自带干粮”反盗猎

来源:新华网2017-07-17 10:48:34 作者: 评论数:0查看:

原标题:如果狮子、大象会说话,一定会向他们表达感激……

在非洲,中国志愿者“自带干粮”反盗猎

在距离祖国万里之遥的津巴布韦当野保志愿者,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没有酬劳,咬得一身包,天天跟动物周旋,还要自己贴钱吃喝,是什么样的动力驱使中国志愿者来此投入反盗猎工作?

“你就是万千生灵的一员,早上走出帐篷,发现大象在远处看着你,你会感慨,这才是真正的大自然。身为一名野保志愿者,你所获得的,远远超过你所付出的”

“清晨,一头雄狮站在河边,威严而惆怅,似乎对未来感到迷茫。”

“昨晚巡逻时遇到一群非洲野狗捕食了一头黑斑羚,后来鬣狗也跑来抢食,让我们赶上了一场大自然生态链的演示课。”

“晚上一只鬣狗来营地叼走一袋垃圾,躲到帐外撕咬,响动很大。当我拿手电照它的时候,它龇着牙露出诡异猥琐的笑容。”

“接到有盗猎者的线索,今天一早我们的飞行员带着公园警察进行搜寻,至少会吓跑他们。”

这是一群中国志愿者的朋友圈状态。在距离中国万里之遥的非洲国家津巴布韦,他们活跃在野生动物保护第一线,吃着从没吃过的苦,应付着从未想过的挑战,驾驶着动力三角翼、冲锋舟等装备,阻止盗猎者的脚步,让野生动物不受打扰地栖息在它们的乐园。

盗猎者的“克星”

动力三角翼、小型直升机、夜视仪、热成像仪、专业级无人机、冲锋舟、升降机等一批“中国制造”设备,让中国志愿者在这里参与的野保事业如虎添翼,盗猎事件大幅减少

6月17日清晨,中国志愿者、资深飞行员于扬带上阿亮,驾驶动力三角翼飞上马纳普斯国家公园的上空,开始了每天两个小时的例行巡视。

阿亮的本名叫尼亚孔巴,是马纳普斯国家公园的园长。志愿者带他去广州学习动力三角翼飞行时,教练给他取了这个中文名。“我们在空中飞行两个小时,基本可以绕整个国家公园飞一圈,开车的话,旱季需要一整天甚至更久,雨季则基本无法实现,动力三角翼帮了我们大忙!”阿亮说。

从一两百米的空中往下看,马纳普斯就像一块绿色的翡翠,美丽的赞比西河从其北侧流过,在“上帝视角”的注视下,黑白相间的斑马、卷着鼻子的大象、趴在河里只露出脑袋的河马和鳄鱼……各种动物星散在这块翡翠上。

“如果有盗猎者,我们在空中会看得清清楚楚。”于扬说。

马纳普斯国家公园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的世界自然遗产,生活着大象、狮子、羚羊、河马、鳄鱼、鬣狗、非洲野狗等350多种动物,面积达2196平方公里,也是盗猎分子的垂涎之地,以至于津政府不得不将保护区内最珍稀的动物犀牛迁至他处以避免遭到毒手。

津巴布韦一度被称为非洲国家中保护野生动物的典范。但近年来,西方国家的制裁导致该国经济下滑,政府在野保投入上力不从心,盗猎事件层出不穷。

阿亮告诉记者,在马纳普斯,手机没有信号,通讯基本靠吼;车辆时常抛锚,交通只能靠走,种种条件制约,导致反盗猎工作一直举步维艰。

2015年至今,中津野生动植物基金会派遣了三批志愿者来到马纳普斯从事动物保护和反盗猎行动,每批时间1-3个月。中国志愿者用自己的满腔热血和过硬技术,与工作人员一起,肩负起反盗猎的重任。他们带来的,还有盗猎者的“克星”——动力三角翼。

动力三角翼飞行器也称动力悬挂滑翔机,是航空运动领域中最受欢迎的一种轻型动力的飞行器,上世纪70年代开始在欧洲兴起。由于其造价低廉,结构简单,安全可靠等特点,近年来,动力三角翼被广泛应用于旅游、运输、勘察、农用、防火、航拍、救灾等行业中。

阿亮告诉记者,动力三角翼对开展反盗猎行动帮助很大,马纳普斯面积不小,保护区内道路崎岖,一些开车需要四五个小时才能到的地方,驾驶动力三角翼30分钟即可到达。在巡逻中,动力三角翼可以飞得很低,能够360度无死角地监控整个保护区,巡航距离达300多公里,时速可达80公里。同时,它在空中巡航时产生的声音可以传递到方圆几十公里,对盗猎者有很强的震慑作用。

“如果我们得到线报,开车赶到事发地点,通常需要几个小时,盗猎分子可能早就得手并扬长而去了。”阿亮说,“有了动力三角翼,我们就可以迅速赶到,拯救更多生灵。动力三角翼对盗猎者的震慑作用也很大,这段时间以来,得益于我们每天的巡逻,已有一个多月没有盗猎事件的报告了。”

除了动力三角翼之外,志愿者还带来了小型直升机、夜视仪、热成像仪、专业级无人机、冲锋舟、升降机等装备。这批“中国制造”设备,让中国志愿者在此参与的野保事业如虎添翼。“希望通过这些装备,确保无论在白天还是夜晚,在河里还是岸上,我们都能通过专业设备锁定盗猎者,并第一时间通知园方。”这一志愿行动的组织者王珂说。

当公益迈出国门

“中国人不会在野生动植物保护事业上缺席。希望通过这一公益行动,改变当地人和西方人对中国人的刻板印象”

王珂是一个很爱玩的人,他登过珠峰、潜过深海、能开飞机、也会玩枪,在极限运动圈中颇有名气。2008年汶川地震,他在北京组织志愿者前往灾区救灾,也第一次体会到志愿活动的含义。

“当时我和朋友们商量,我们有技术,有装备,可以利用我们的专长,帮助更多的人,这不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么?”王珂说,从此他爱上了志愿工作,加入了中国规模最大的民间专业公益紧急救援机构——蓝天救援队,多次参与各种灾害事故的救援行动,为许多身处险境中的人们提供帮助。

渐渐地,王珂把公益的脚步迈出了国门。他带领团队在缅甸北部为难民提供救助,又来到红海之滨吉布提教孩子们学中国武术。

“有人说,中国国内还有这么多需要帮助的人,为什么要去国外做公益?我觉得,中国已然是一个大国了,但衡量一个国家国力的,除了硬实力,还有软实力;除了官方外交,还应有民间外交。我们中国志愿者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有着双重作用:一方面,我们可以更好地在海外树立中国人的正面形象;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像西方非政府组织那样,向全世界更多国家传播中国人的理念和价值观。”王珂说。

2015年,王珂把目光投向了津巴布韦的反盗猎事业。他希望通过动力三角翼、无人机等空中装备,帮助提高当地管理部门对于盗猎行为的监控和打击能力,进而遏制盗猎,保护野生动物。

“一方面,津巴布韦野生动物众多,但保护力量因为资金等原因跟不上,很希望有人伸出援手;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一公益行动,改变当地人和西方人对中国人的刻板印象,让更多人知道,中国人不会在野生动植物保护事业上缺席。”

但显然,要改变对中国人的刻板印象并不容易。在津巴布韦从事野保活动的大多为西方非政府组织,王珂和他的团队与这些非政府组织接洽寻求合作。这些组织往往一听说是中国志愿者团队,便婉拒了合作邀约。只有一家非政府组织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但提出的条件却让他哭笑不得。

“我们很愿意跟你们合作,希望你们当我们的‘线人’。”那家非政府组织的负责人对王珂说,“你们装成要买象牙和犀牛角的中国人,去帮我们跟盗猎分子接洽,‘钓鱼’,我们带警方去抓捕他们。”

“不得不承认的是,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个别中国人在非洲非法购买象牙、犀牛角、狮子爪等野生动物制品,还吃穿山甲等野味。再加上一些西方和当地媒体的推波助澜,抓住个别中国人走私象牙、木材的个案大肆渲染,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整个中国人群体在动物保护领域的形象。”在津华侨、中津野生动植物基金会主席宋黎说。

如果答应他们的要求,中国人在当地的形象就更差了,自己的团队岂不成了“汉奸”?王珂又好气又好笑地拒绝了对方,他决定自己单干。

中国驻津使馆对这一公益项目非常支持,特地出具公函,向津方政府部门推荐。同时在津华侨也起了很重要的桥梁作用,他们利用熟悉当地政治文化的优势,与津方官员耐心解释与沟通,大大加快了这一公益项目在津落地的速度。

“我们和西方某个非政府组织在津同时申请一个公益项目,我们已经开展了第三批,而他们的申请可能还没批准,这既得益于中津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又得益于使馆和在津华侨的沟通协调。”王珂说。

分享到:

  • 感动 0%
  • 路过 0%
  • 高兴 0%
  • 难过 0%
  • 愤怒 0%
  • 无聊 0%
  • 同情 0%
  • 搞笑 0%

    ahtv.cn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电子邮箱 - 人才招聘 - 友情链接

    皖ICP备11010175号-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204051 新闻备案号:皖网宣备070010号

    Copyright © 2017 安徽网络广播电视台

    网警110报警服务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 暴恐音视频举报专区 互联网信息举报电话 纪检监督电话

    皖公网安备 34010002000078号